文章分類

食品安全 自由軟體

有關阿原記事本

阿原,江易原,記下一些事情跟朋友們分享,也留下自己學習與成長的紀錄。教學課程網請見 "阿原小站" 還有阿原開放式課程以、阿原教學影片阿原生活影片阿原創新顧問公司
版權:除特別聲明外,本網站之照片及文字等,皆為版權沒有 (public domain),歡迎使用
*本站累積不少教學與食品安全資料,請善用左上角的網頁搜尋功能

2010/10/26

孟德爾頌的某個曲子



2010-10-26 22:59 貼出
版權說明:本文為 public domain (公共財) 版權沒有,歡迎進行任何形式的使用,包括商業用途。不介意的話,可以說明本文作者是江易原,但非強制。




各位是否有這樣的經驗,小學或國中的音樂老師會先放一段音樂,讓學生聽,然後讓學生說說自己的感覺。

等我對自己比較有掌控權時,我就想到這樣的作法。

2005 年時 (博士班),我喜歡一邊作實驗,一邊放音樂。有一次放孟德爾頌 (Felix Mendelssohn) CD,我就故意先不要查相關的訊息,聽過幾次後,先想想自己從這首曲子感受到了什麼,然後才上網查這曲子的相關資訊。

親愛的讀者們,若您對古典樂有興趣但不熟悉,要不要試試看。


您可以點此連結,這是 Internet Archive 的連結。進入該連結後,先不要去看英文標題,右側有個類似MP3 播放軟體的,請按下第一首 (Overture),然後開始聽,結束後應該會自動跳到下一個樂章。當然可以多聽幾次,再想想自己感受到了什麼。

說明:這曲子可以合法免費下載 (畫面左邊有寫 download 的地方),可以合法轉寄給朋友,可以合法放在自己的網頁讓人下載,因為著作權人採用 CC 授權。當然聽到第五樂章時,會聽到大家耳熟能詳的某某曲子,保證每個人都聽過的曲子 (賣個關子,請自己聽)




請靜下來,想想,自己感受到了什麼。


請記得這不是考試,這不是作業,這不是修學分,是自己的感覺,沒有對或錯。


OK,我來說說我當時的感覺。在聽過幾次之後,我在腦袋出現不少情境及感覺,簡單的說,我腦袋出現的是像 1857 年,米勒,拾穗 (The Gleaners, Jean-François Millet) 的農莊背景,一群人在慶祝秋天的豐收。



圖片來源:Wikipedia, The Gleaners 根據網頁的版權說明,這圖片是公共財 (public domain) 沒有版權,任何人可以進行任何用途。

(Source: Wikipedia, The Gleaners, it is labeled as public domain, not copyrighted)







當然,看過這曲子的英文標題,仲夏夜之夢,才知道我的感覺是秋天,但是「正確答案」是夏天。


附註 1:我對小學音樂課的印象不多,但是在小學二年級 (應該是 1983 年吧!),我們音樂課學了巴哈的老烏鴉。 2009 時,跟中研院環變中心的同事 (何爸) 聊到這件事,他說那是小步舞曲,英文是 minuet。我到 Internet Archive, 查詢 Bach, minuet 果然查到 (PCMD1_piano_1124001_Bach01) 這是鋼琴版本。

附註 2: 還記得有一次國中一年級的美術課,老師播放音樂,然後要我們以聽到的曲子,用水彩畫出來,然後跟大家說明我們聽到的感覺,以及我們的畫,想表達的感覺。我記得當時聽到小提琴很激動演奏,很久以後才知道是韋瓦第的四季的春,Four Seasons (Spring)

當時我就拿著圖畫紙,用不同的顏料,由上往下畫出寬約1公分的線條,其中以紅色線條比較多。老師要同學說明為何要這樣畫,輪到我時,我就說因為小提琴很激動,我就用紅色表示...

我以為會因為打混摸魚,畫的圖過於簡單而挨罵,沒想到還被稱讚一番。這是 1988-1989 的事情,我到現在還記得這件事。


附註 3:這是莎士比亞的仲夏夜之夢的英文有聲書朗讀 (連結) 對原著有興趣的,或是想要加強英文的可以試試看。這是來自 Librivox.org 的義工所錄製的英文有聲書,細節請見此連結。中文部份原來有部份的翻譯,後來我接手把剩下的三分之二的翻譯完成。改天來寫個介紹 LibriVox 的短文




2010/10/23

給大學新鮮人的幾句囉唆


2010-10-23 22:45 貼出
版權說明:本文為 public domain (公共財) 版權沒有,歡迎進行任何形式的使用,包括商業用途。不介意的話,可以說明本文作者是江易原,但非強制。


學生問:唸大學要幹什麼?
阿原:就看你要作什麼!

學生問:我不知道要作什麼!
阿原:不用急,可以慢慢想,至少大學提供這個環境,可以慢慢想自己想作什麼。


有位前輩一直鼓勵我寫部落格,但是我告訴那位前輩,以阿原的才能,大概寫一個月就沒有東西可以寫了。今年八月起到開南大學服務,或許也是時候到了,也顧不了那麼多,想要分享什麼就寫什麼。

(附註說明:這位前輩的部份文章很難懂,阿原經常是讀完的隔年才能理解該文章想以表達的內容,不得不佩服前輩的遠見)

承蒙上級的支持與厚愛,這學期阿原接了大一的班導師以及跨領域的守護導師,有些想要跟同學談談。網路上有很多給大學生以及大學新鮮人的建議,都值得花時間去讀一讀。在此僅分享個人的看法,有興趣的朋友不妨參考。


1. 適應生活

不少人可能是第一次離家,開始要自己處理三餐、作家事。這方面若有困難,可以跟學長姐們請教。其實適應生活是需要時間的,一般來說可能需要數個月。此外學校也提供很多的資訊,有關交通、住宿、餐飲、娛樂等,值得參考。

2. 適應學校生活,遵守校規

每個系的課程負擔不同,甚至每個年級的負擔也不同,這可能是跟高中生活最大的不同。以學校的立場,希望學生都能平安來報到,平安畢業,不要發生任何意外 (特別是交通事故)。以老師的立場,希望學生在度過適應期之後可以靜下來,想想自己要作什麼,但是請記得:

「想想自己要作什麼」,這件事情可能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時間

「自己要作什麼」,不限於工作或是賺錢,有時候是圓一個夢,有時候是對國家社會盡一份心力,有些時候是完成上天交付的任務。

對阿原來說,是在唸博士班的時候才真正確立自己要作什麼。當然不是因為唸博士才知道, 而是阿原從大學就在想自己要作什麼,但是沒有具體的結論。但是大學畢業後,等當兵時,讀過柴松林教授的《聖賢書所學何事》,卻是在潛意識中影響阿原 (改天寫一篇來說明此事)。一直等到適當時間與空間環境的成熟 (博士班後半期),才堅定自己的想法 (也就是想了 10 多年)。當然阿原確立想法要去執行時,也遇到很多困難,需要一一克服,有空阿原會說明。當然不見得要唸研究所才有機會想清楚自己要作什麼,只要去想就好,時間到了,自然會有適當的結論 (用結論會比用答案二字來的好)。

此外,校規的制定,一定有其道理,不要去挑戰校規。而且無論是在學校還是畢業後到公司上班,養成守法的精神很重要。


3. 適應學校的修課與考試

各位會發現,大學不太一樣,有的老師不點名,學生就認為可以蹺課,有的老師很風趣,有的老師很古板...

其實這是大學課程的特色,每個老師的作風不同。回想阿原大三修生物化學時,我們是上下學期各四學分,外加實驗課。我們上學期一共有五位老師上生化,下學期是另外五位老師上生化。有次大三的導生會,我們很多人向班導師抗議生化為什麼要有這麼多的老師來上課,每個老師的風格都不同,都來不及適應一位老師的教學風格,就換下一位。有的同學經常蹺課,看到不同老師還以為自己走錯教室。我們導師一邊安撫我們的情緒,一邊解釋。

(說明:我們當時已經是大三,也就是已經過了兩年的大學生活,對於這樣的事情還是無法立即適應。其實阿原多數大學的科學領域的課程都是由多位老師合開,而且多數學校的都是這樣。)

這就是大學老師的多樣性,每個老師都有其優缺點,可以挑優點來學。每個老師對科學的詮釋方法與技巧也不同,人生觀也不同,而且學生的個性與狀況也不同。因此教學評價很高的老師不見得可以符合每位學生適合的學習方式。相對的多數人認為教學不怎樣的老師,卻可能對少數同學來說可以學到東西。

因此要告訴各位年輕朋友,慢慢的各位會找到頻率相近的老師,也就不妨去跟頻率相合的老師多聊聊。


4. 多參加活動,多結交朋友

當然要在課業可以應付的情況下,多參加活動是好事。也有不少這樣的例子,因為參加太多的活動而成績欠佳被退學的。活動的種類很多,包括學校經常會邀請藝文相關的團隊來校演出,或是邀請知名人士前來演講,阿原有時間也會去參加,特別是跟自己所學不同領域的演講或是演出。除了自己的主修,若能擴展其他領域的知識或是接觸藝術,對於培養一個完整的「人」都很重要。此外,校外有不少的社團,如宗教性社團、服務性社團、進修學習等,可以依照自己的興趣參加。

有機會也可以多結交朋友,因為這個學生是沒有心機,大家純粹是交朋友。大家都讀過:「益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 或許多年後,這些朋友有可能是事業上的合作夥伴,而且不同的朋友對自己會有不同的影響。


5. 培養多元興趣、多運動

不只是阿原的觀察,有不少教育學者也指出,現在的學生升學壓力比以往更大,對於考試沒有幫助的事情多不關心。當然不是要求各位去上街頭,參加社會改革,阿原只想說可以培養多元的興趣。以阿原來說,因為高中打籃球,到了大學想要學不一樣的運動,就參加排球系隊,學打排球。排球這項興趣到了碩士班,成為一種舒壓的方式。其實碩士班作實驗都有壓力,每次剛好有實驗的空檔或是告一段段落,就到排球場報隊。到了博士班,成為與各國夥伴交朋友的方式,這也是當初學排球沒有想到的好處。

此外阿原移上大一參加攝影社學照相,參加火車社,跟著大家研究火車,坐火車到處玩。而且到了大三參加薪傳社,研究台灣的古蹟與文化。等上了大二時才知道自己患了一種疾病,叫做 「理工組的自卑感」,發現自己完全沒有人文素養,因此從大一就偏好參加了人文性的社團。

阿原從大三開始到書店買古典樂的書及 CD ,想要認識古典樂。當然自己沒有想到,當時 1996年買 CD 聽古典樂,自己到了美國時,從 2004 年開始聽黑膠唱片。這種事很難說,阿原大三時還沒確定要考碩士班,更不可能預知未來,考取教育部的留學獎學金,到了康乃爾大學唸博士,這種對大三是白日夢般的事情。

剛到美國也是面臨生活適應問題與課業問題,完全沒有念頭聽古典樂。但是緣份是很奇怪的東西,時間到了就發生了,最後回台灣前運了 400 張的黑膠回台灣,等待適當的時間要拿出來放。

這種多元的興趣是很重要的,不用去斤斤計較、過度算計什麼對自己有利才去作,什麼沒有好處就不作。其實人不是機器,對於自然現象有天生觀察力與好奇心,對於藝術或美學也有共鳴及去了解的動力。

6. 培養責任感與樂觀的態度

責任感的重要性不用多說,但是我們還需要樂觀的態度。現在社會非常競爭,大家的壓力都很大,如何轉變心情,把壓力視為驅動力,是所有人都該學習的 (包括阿原自己)

想談的真的很多,但是先暫時打住。也要再次提醒,適應大學生活需要時間,而且這期間情緒起伏比較大,可能很正面,也可能很挫折,無論如何,這裡不是高中,大學給學生相對比較多的自由,因此好好享受這種自由,但是不要濫用這種自由,作些無意義或是違法的事情。
 
往後就不同的主題會編寫相關的文章,就像會寫這個部落格是為了跟年輕朋友們分享一些經驗,各位若不嫌棄,可以來逛逛、看看。

2010/10/17

終於出現了--貝多芬三重協奏曲


2010-10-17 16:08 貼出
版權說明:本文為 public domain (公共財),版權沒有,歡迎進行任何形式的使用,包括商業用途。不介意的話,可以加上本文作者是江易原,但非強制。



沒想到今天隨手一查,居然在 Internet Archive 看到貝多芬三重協奏曲,當然是先下載再說。

在美國時,我有兩張黑膠唱片 Beethoven Triple Concerto, 其中一張是卡拉揚指揮,歐依斯特拉夫擔任小提琴的那張 (請原諒我對古典樂的外行),也是我經常播放的唱片。雖然唱片及唱機、Technics 的喇叭都帶回台灣,但是時間與空間的關係,到現在都沒有機會拿出來 (它們還塞在倉庫的角落)。回台後也只在台北愛樂聽到一次,不過沒有機分鐘就進廣告 (搥心肝)。

後來我常到 Internet Archive 下載很多古典樂,很多是版權過期的公共財或是 CC 自由授權的音樂,但是就是找不到貝多芬三重協奏曲。

今天就一邊備課,就一邊享受 Triple Concerto 優美的旋律吧!

附註 1:本連結只有第一樂章,希望未來可以有其他樂章。而且本樂曲未說明版權狀態,所以我會建議使用者下載就好,不要散布。

附註 2:有關如何在 Internet Archive 下載古典樂,有時間我會寫個簡介,包括版權的狀態。

附註 3:我很想寫篇文章或是一本書,叫做《跟著阿原聽古典樂》,但是我只是喜歡聽,喜歡下載合法免費的古典樂,並不懂古典樂,為了並免被吐口水,所以書名應該是《跟著阿原下載古典樂》。至於何時會完成?可能等升到副教授之後吧!

附註4:我有幾張照片,是在美國的家裏,背景是我的黑膠唱機、真空管擴大機及卡拉揚的版本的專輯封面,有空找出來再放到部落格。

2010/10/16

問題與考題 系列 1
是問題?還是考題?


2010-10-16 10:15 貼出
版權說明:本文為 public domain (公共財) 版權沒有,歡迎進行任何形式的使用,包括商業用途。不介意的話,可以加上本文作者是江易原,但非強制。



先問一題小學程度的題目。

請問太陽系有幾大行星? (20 分)

(A) 5
(B) 7
(C) 8
(D) 9
(E) 以上皆非

提示:請先想清楚後再回答,這題 20 分



正確答案是...





在我說出解答前,如果您很認真在思考,從大腦的記憶中設法挖出是幾個行星?如果您想者在 A~E 當中找出一個就可以拿到 20 分,那您真的我設定的讀者,請繼續往下看。



在公佈正確答案以前,可以先把讀者作分類,分為小學生、中學生、大學生、社會人士。各位應該同意不同對象會有不同答案吧!對於中小學生,課本有答案,請自己去找。


對於大學生與社會人士的正確答案,會比較複雜。請問您要回答這題目的是?
(A) 就是想知道
(B) 我不能被這種小學生程度的題目打垮
(C) 這是國家考試 (高普考或是證照考試)
(D) 這是期中考題
(E) 我想討好出題的人,也是這個部落格的主人


對於 (B) 「我不能被這種小學生程度的題目打垮」,的朋友,可以去參考小學課本,或者上網找就有,題目不是我出的,我無權回答

對於 (C) 若這是國家考試,您應該可以從適當的參考書籍找答案,我不是出題者,我的答案一定不能幫您在國家考試拿分,反而會丟分。I'm sorry!

對於 (D) 這是期中考題,那我強烈的建議您去問出題老師,我不是您該問的人。


對於 (E) 「我想討好出題的人,也是這個部落格的主人」,我強烈的建議您把時間省下來,這部落格的主人沒錢沒勢,怪脾氣一堆。社會上該討好、巴結的人很多,這主人是不值得這樣做的 (投資報酬率過低)。


哇~~~ 哇! 說了一圈,終於到了我最想說的地方。若您是為了想要知道,無論是大學生還是社會人士,恭喜您,在這現實的社會中,有這種動機的已經不多了,不是沒有,是這種天性每個人都有,但是在台灣的教育及下社會環境下還能有這種念頭的真的是難能可貴。

(因為篇幅,請接下一篇)

早知道這樣,當初會那樣嗎? 系列 2
年輕工程師爆肝事件之感想


2010-10-16 00:11 貼出
版權說明:本文為 public domain (公共財) 版權沒有,歡迎進行任何形式的使用,包括商業用途。不介意的話,可以加上本文作者是江易原,但非強制。
 

這是 2010-09-27 星期一新聞報導 (可以參考這則文章),當然 「爆肝」 這兩個字是近年才流行,意思可能是過勞死或是工作過度而影響健康狀態,有空我會確認網路上對爆肝的定義,但至少我聽起來像過勞死。

我正處在大學菜鳥教員的適應期,9/27 凌晨,我還在準備星期一的課,開學以來除了準備課程,還有其他的工作,難免需要多花時間。當時備課到有點疲倦,包括身體與精神上的疲倦,休息時看到那則爆肝的新聞,頓時心中百感交集。也或許在那種情況下,有些想法。

如果那位工程師早知道會爆肝,他還會選擇那份工作嗎?

9/27 上午食品工廠管理的課程,提到食品工廠的專業分工,與員工的專業等,頓時那種感覺出現,我就問學生們:「有時想想,我們到底在追求什麼?」 然後說明了那則新聞。

像這樣盡責的職員卻爆肝 (假設確定是過勞死),錢賺的不見得比較多,我們從小到大被教育對工作要盡心盡力,但是實際上打混摸魚的大有人在,活的好好的,努力工作的卻是爆肝的高危險群。

我問學生:「如果你們知道會爆肝,還會選擇這份工作嗎?還會超時工作嗎?」

學生們沒有人回答,但是有幾位盯著我,他們的眼神似乎反問我:「如果知道會爆肝,你還會選擇當教授嗎?」

我...我...嗯...啊...ㄟ...



附註 1:可以上網查詢「工程師,過勞死」就可以看到相關新聞。

附註 2:老婆問我說,早知道要備課到半夜,為何不提早進行? 唉!老婆大人,您有所不知,包括備課在內許多的工作都很重要,很花時間,我也不想熬夜呀!

附註 3:根據前輩們的說法,第一年菜鳥備課通宵是常有的事情,有時備完課,吃個早餐剛好去上課。

附註 4:我自己及老婆的電腦都有裝 Workrave,這是自由軟體,可以免費取得,可以自由散布。我設定每 15 分鐘休息 1 分鐘,休息提醒視窗出現時,我就去倒水,或是雙手撐在書桌作簡易伏地挺身。每次提醒視窗套出來時都有備嚇到的感覺,可能是太專心在做某事,二來是總覺得才沒幾分鐘,沒作多少事就跳出來。事實上電腦計時不會騙人,是自己騙自己,該休息就要休息。

附註 5:我應該撒個謊,說這篇文章是在傍晚貼出來的。

2010-10-16 12:31 補充說明
老婆大人交代要把這一句加上去:
 「休息,是為了敖更多的夜!」

阿原:!@#$%^.....

2010/10/15

早知道這樣,當初會那樣嗎? 系列 1
火車跳車事件省思




2010-10-15 00:16 貼出
版權說明:本文為 public domain (公共財) 版權沒有,歡迎進行任何形式的使用,包括商業用途。不介意的話,可以加上本文作者是江易原 (非強制要標示姓名,我不是用 CC 或 GNU FDL 授權)。

看到 2010-10-11 的新聞,有位學生因為火車坐過站,居然自行開車門跳車,撞到月台上的電線桿後不治。隔天,正好是某一門課的期中考,我邊發考卷,邊跟學生聊這話題。我說:

「今天若是我,也可能會跳車,因為我怕上課遲到被罵。或許各位認為我站在講台,我是老師,我要訓學生,就會說出『要是我絕不可能跳車』這種話。但是,以一位學生,心智尚未成熟,在評估跳車可能受傷與怕遲到挨罵的情況下,這位學生選擇了跳車,可見得他心中認為挨罵更嚴重。這也是多數學生可能做出的選擇。」

我沒有去求證這位學生是什麼情況讓他想要跳車,我只是假定他怕遲到。我當天也跟學生講,如果早知道會出事,任何人都寧可被罵,也不要失去性命 (假設這不是刻意造成的跳車事件)。

相對的,我告訴學生,考試及格很重要,畢業證書很重要,但是若有些事情不能兼顧時,還是命最重要。考試被當可以重修,畢業證書沒拿到可以再努力,但是先決條件是,「命還在」。

想想看,現代人的壓力越來越重,社會沒有給年輕人 (指學生) 時間去思考什麼事真正對自己重要的,考出好成績、進入好學校其實都是社會的價值觀,並不是年輕一代自己真正的價值觀。當然阿原也是被社會價值推著走,等到確立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逐漸去進行,卻又發現阻力重重 (改天再寫些文章說說這些事情)。